ARIES_jet

🌫

戬杰依然是最初的白月光

我是一个喜欢在热闹的时候偷偷溜走的人,这样才能让事情停留在最轻松愉快的时候 ​​​。但我每次都想,再等等吧,再等等。等到熟悉的太太一个接一个离开,等到星芒闭站酒色再也没有更新,等到朱戬满一周年的置顶微博不知哪一天起消失不见。
从刺客一的初见到如今曲终人散场,很幸运能遇到你们。
生活这样不易,爱过的风花雪月都会轻易改变。每天掰着手指数查杰的上一条微博到底有没有满月,看朱戬叫着他的姑娘们。偶尔有时间刷个tag,从隔壁圈翻回来看看。
可前路还长着呢,不论得失,不论聚散,希望两位少年总能兴致盎然地与这世界交手,一路鲜花遍地。

(只是突然写个小作文想一想戬杰🤦🏻‍♀️

哇我天荷兰那么A的吗

P16:

看看我刷到了什麼好東西!!
賭場裡的荷蘭!!!!
這個梗!有太太產嗎!
給大老們遞筆了!

The sun will rise.

鸳鸯锅就鸳鸯锅:

可能存在的剧透。慎。

你试过突然被一首音乐引燃痛点吗?


“Brother.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那镜头被拉得很长,很长,长而缓慢。因而你看得清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并因此颤栗。他行走时你痛,启合嘴唇时你痛,眨动眼睛时你痛,他吐露的每个目光每个字,被于你体皆如凌迟。

那一刻你甚至期盼他是真的背叛了你。不管了,不顾了,别的什么,统统都不要了。宇宙八荒啊,滚滚天地,只剩下这个狡猾的,绿眼睛的小骗子,浑身滑溜溜的谎言,那是能替你保护他的壳。只要他在,一切来得及的。

你还没有再次握住他的后颈,用你最温柔的语气告诉他,这次他是好孩子了,世上最乖,最好的孩子。

可怎么就,不愿再等你夸夸他呢?

Infinity War
我永远喜欢初代
MCU 4ever.

2008.05.02 钢铁侠正式在北美上映
——谢谢你,这一切最初的光

【锤基】绘晨旭以饰夜空 Painting the Night with Sun(原作治愈向,完结)

帝君鹰啸:

战后恢复甜饼,无剧透!Hurt/Comfort!HE!


甜!一发完!希望可以治愈大家被漫威伤害的心~


涉及到复联3相关的均为预告片中出现过的内容,以及笔者杜撰(〃'▽'〃)


时间线并不重要




*禁止🚫转载!禁止🚫转载!否则容易翻车。




————————




【锤基】绘晨旭以饰夜空  Painting the Night with Sun




No matter how dark long , may eventually in the day arrival.                                                          


——William Shakespeare






Thor醒过来的时候,发现Loki又不见了。


心脏挤压胸腔的紧迫感让人难受,他用手指迅速摸索被褥,指尖残留的温暖让他感觉稍稍好了那么一些。Thor吞咽了一口吐沫,快速下床,阳光追随着他的脚跟,照耀在属于神祇的躯壳上,让他看起来仿佛被镀上一层金色的光。


已经是午后了。


雷神抓过盔甲套在身上,拉开门向外走去,盔甲贴合在肌肉的感觉沉重却安全。他大步踏过回廊,足底因行走得过于迅速与坚硬的砖石形成剧烈的摩擦。身边两侧的云朵倒是很悠闲,仿佛被廊柱切割进不同的画框,在画框中漂浮出虚幻又流动的美感。


像极了他捉摸不定的弟弟。




事实上在冗长到趋近于永痕的岁月中,Thor没有哪一次真正摸透他的兄弟,他说的是那种细致入微、分毫不差的了解。最开始Thor会觉得焦虑,但后来他意识到,认为自己完美地了解一个神祇将代表他们共同的浅薄——他既不应该这样小看Loki,也不该如此贬低自己。


扒开花园入口绿叶繁茂的枝桠时,Thor不自觉放轻了脚步,他终于意识到匆匆地赤足前来搜寻或许并不是什么体面的做法,于是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唯恐踩碎任何一片枯叶以至惊扰了这里的宁静。


好在穿过狭窄又细长的小径、扒开枝蔓,在矮树环绕的花园尽头他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黑头发弟弟。


Loki睡着了,微微侧着身,阳光洒在脸上,睫毛在脸孔上扫出一片温柔的阴影。他的胸膛缓缓起伏着,手臂压着书本搭于小腹,安宁的仿佛变成了一副静谧的油画。


Thor吐出口气。


他知道Loki现在的体力不是太好,很多时候或许读着读着书就会陷入浅眠,神祇的能力让Thor能够瞧清对方倒扣在腿上的书页,正写着一首关于宇宙与星辰轮转的诗。


即便已经足够放轻脚步,闯入弟弟的领域也依旧让Loki有所觉察,盘绕在椅子上名叫Roht的小蛇冲Thor吐了吐信子,而黑头发的青年睫毛微颤,缓缓张开眼睛。他将手臂微微抬起挡住炫目的日光,从树荫中漏下的光线刚好分割在二人之间。


“嘘——”安抚了始终看护着的Roht,他才仰起脸去瞅他的兄长。


当Thor踟蹰着应不应该不破坏面前宁静的画面时,Loki率先笑起来,他的眼睛里有光彩,瞧着Thor,仿佛透过了上亿万种狡黠却最终又仅剩温柔。


“Brother,”他低声呼唤,“带我回去吧。”


Thor立刻握住他的指尖,肢体接触带来的震颤是必然的,即便在一起千万年,这份悸动也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绵长。而几乎不用Loki再多说,Thor已经明白他的意思。雷神焦急地赤足前来,却独独没有忘记带上弟弟的毯子。


他用那条柔软的、由命运女神织就的金色毛毯裹住他兄弟的身体,由着Loki环住他的肩背,用力将对方抱起。


“回家了。” 他说。


这是Thor不知道第多少次抱起他的兄弟,和他共同走在这漫长午后的花园小径上。




Loki是个敏感的人,他总是很容易就能将自己与Thor之间任何一点细枝末节铭刻在心。


诸如Thor因为逞强和侏儒们比赛高脚马,却最终输掉满头金发被剃成个秃瓢;再比如访问Vanir神族的旅途中,他因为担心自己的蠢兄长跑丢,干脆将Thor的影子粘在自己的鞋尖上。


当寿命不再是捏拿于时间掌心中的囚徒时,承载千万年光阴的记忆或许才是真正的奢侈品。


而Thor从来不认为敏感是Loki的缺点,有一个可以共享记忆、快乐与痛苦的半身,对永生神祇来说才是莫大的幸运。




带Loki返回宫殿的途中,也许是没有臂甲的干扰,雷神厚实的肌肉让他的兄弟枕得十分舒服,Loki在他怀中不知不觉又昏沉过去。


宫殿中是静的,只有烛台摇曳的火光与肃穆矗立的圆柱。


这看起来有些寂寞,实则又不然,他们有彼此。


Thor将Loki抱到床上,床铺因为离开的有点久已经不再温暖,他就从另一边蹭上去挨住弟弟。


Loki许是醒了,又许是没有,不过他自然而然地将冰凉的脚丫搭在Thor的小腿上。


Thor嘶了一声,笑着承受了,你情我愿的事情,挤在一起也更有一种难能舒心的安全感。他透过四柱床边的纱幔缝隙去看外面的光景。


但那是不经心的,因为外面没什么好看,纱帐里面才是他们的整个世界。


他听到Loki忽然唤一个名字。


“Frigga……Mother……”


他们的母亲。


Thor深吸一口气。








在不算久远的过去,他们曾经致力于对抗彼此——


“Thor,过去这么久了,你现在才来看我?为什么?!是幸灾乐祸,还是嘲笑!”


侵略中庭的变故后,金宫的地牢更是有一种冰冷的疏离感,Thor记得Loki站在金色的魔法网之后愤恨地看着自己。


那个表情熟悉又陌生,傲慢、冰冷、尖刻与敌视与Thor记忆中的弟弟完全不同,却又是那几年间他最熟悉的。


他原本准备了句子,只是在看到Loki依旧带着那那副熟悉又刻薄的伪装时,愤怒让Thor将一切都丢到脑后。


他想要大吼。


他当然知道Loki不是故意想给黑暗精灵指路,即使它们压根没来到地牢,Jane身上的感应仍然会让这帮侵略者们很轻易地找到母亲。


归根究底,人类所有的愤怒都源自于的无能,神也一样。


Thor喘着粗气,愤怒与仇视盖过所有的理智,他犯了与Loki一样的错误。


他记得自己用冷冰冰的话语打断他的兄弟,将语言化身为最锐利的长矛,撕开Loki用尽全力才裹起的伪装!


他甚至剥夺他与他一同哀悼的权利。


当在亚尔夫海姆抱着那具迅速变冷的躯体,再也看不见那双绿眼睛时,Thor才突然就想起了当初在抵达地牢之前,自己最想和Loki说的话。


他原本想说:我很想你。




事实上,早在真正属于Thor的时代真正开始前,当神明也只是一个孩子时,他和Loki是无话不说的。


他们会骑马奔袭在Asgard旷朗的草原上,比拼谁可以骑得更快。


Loki追求速度与技巧,而Thor精于力量与掌控。


神域的风吹过少年们的鬓发,每当Loki胜利的时候,黑头发的王子都会踩着马镫站起,炫耀似的高高地举起双手。


“哦,你这个骄傲鬼!”金发的兄长笑骂。


星云从他们的头顶流涌而过,苍穹梦幻般的色泽将发丝都反射得绚丽。


这种时候,Loki往往会建议去山顶上再比一场,其实他心知肚明在下山的技巧上他的哥哥比他要精良百倍。Thor当仁不让,总是率先冲下去再在广阔的荒原上等着Loki。他热衷驱动马缰回头看他的兄弟,看他原本整齐的黑发变得凌乱,原本苍白的双颊变得微微泛红。


然后再一起开怀大笑,才不去理会裤管上溅落多少泥浆。


“以后我们要一同治理Asgard。”


金头发的王子故作成熟地指点江山。


“当然。”


黑头发的则扬起唇角,翠绿色的眼眸里盛得满满都是愉悦。


他们干过的蠢事并不止这一桩。


更年少时他们还会蹲在大树的枝桠上相互练习着树人语,“I am groot”,“I AM GROOT!”,面对面地这样未免有点愚蠢,却又让这对兄弟乐此不疲。


一旦Thor太过暴躁,Loki就会挑起眉梢指正他,因为他们约定好要用树人语编撰一套密语,好让Frigga、Odin还有三勇士都听不懂,那是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


其实没有多大用处,Thor后来总是枕着手臂这么想。那时候他正躺在山坡的草地上与Loki肩并着肩,伸开手让星子穿过指缝。


“哼嗯……”野风吹过,Loki慢悠悠地评价。


Thor顿时不悦地从鼻腔中哼出一声。


毕竟其实早在很早很早以前,他们就不需要语言也可以听懂彼此的意思了。


Loki翻身趴在Thor的胸膛上,故作倨傲地压住他的兄长,Thor就不甘示弱地瞪回去,伸手扶住弟弟细窄的腰杆,那个时候,他们的眼睛里都有星光。


Thor以为他和他的兄弟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加冕之日的到来。


Thor被加冕成为了荣耀神圣的雷霆之神(God of Thunder)。 


Loki却成为了诡计之神(God of Mischief)。




“为什么?!”


黑头发的皇子大声地质问。


为什么偏偏是诡计之神?


连Thor也难以置信:他的弟弟是如此聪慧,敏感却坚强、勇敢,骄傲又柔软、善良,如果让Thor来定夺,他大概会将所有美好的品质都堆砌在Loki身上。


但他没有裁夺的资格。


Loki很沮丧,他愤怒、羞耻、逃避。他不明白这是命运给他的嬉弄亦或是惩罚,继而变得越发讥诮与凉薄,仿佛就是要证实所谓“诡计之神”的称谓是无比正确的。


少年故作油滑地坐在窗台上,晃着那两条修长的腿诋毁Thor的一切。


Thor想将他拽下来,告诉他神祇并不需要任何旁人来评断。


身为神,却要被命运决定“是什么神”显然无比好笑,所以直到很久以后Thor都并没有从心坎里认为自己是什么雷霆之神。




但当Loki获悉自己真正的身份时,他开始彻底的爆发。


这份爆发至使在侵略中庭之前,他所做的疯狂的事就不止一件。


Loki破坏Thor的加冕典礼,就好像真的有心与Thor争抢王位;他去谒见身为冰霜巨人的父亲,就好似真的与这个种族又着不共戴天的仇怨;他甚至驱逐Thor,就仿佛真的永远不想再见到他。


“看看你!趾高气昂的Thor,你现在也无能力为了吧?!”当Loki将爆发的能量对准约顿海姆时,他躺在彩虹桥上大声地怒吼。


Thor的耳中嗡鸣。


他很快又听到他的弟弟的下一句:“住手!要是砸毁彩虹桥,你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她”指的是Jane。


也许那有些不太道义,但Thor的内心其实并没有太大波澜。


只是他没有想到砸毁彩虹桥产生的巨大能量却让Loki坠落宇宙,他眼睁睁地看着弟弟跌落,用尽全力却没能抓住他。


Thor忽然意识到,原来神祇是真的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后来,他曾经无数次在梦魇中惊醒,因为他的梦境不再具有预示性,至此之后许久许久Thor梦到的都是自己在彩虹桥上抓住了弟弟的手。


也许在Loki看来,Odin否定的并不只是血脉,而是最后一个自己能站在兄长身边的资格。


但是后来Thor想,他之所以曾经一直不懂,是因为他从未怀疑过只有:Loki才能与自己并肩同行。








“我梦到你在尖叫。”


Loki忽然说。


Thor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的弟弟不知何时已经醒了。雷神笑起来,笑意侵染上海蓝色的双眼,他缓缓凑近。两人呼吸交叠,却并没有接吻,只是深沉地注视着彼此。


哪怕只有视线接触,他们也已经将对方看入自己的骨血与灵魂之中。


“这次我坚持了几秒?”Thor问。


Loki沉默片刻,松开眉宇用拳头轻轻地抵上Thor的胸膛,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而Thor早已知道答案,无论在Loki梦中的自己因痛苦呼喊多久,Loki至多只能坚持10秒,他永远见不得他的兄长受苦。


Thor也同样,他低头吻上弟弟的额头。


这个吻让诡计之神惬意地眯起眼睛,他靠在兄长坚实的胸膛上,突然好奇刚刚自己睡着的时候Thor在想什么。黑发王子修长的手指摸向哥哥的额头,Thor纵容他的探索,冰蓝色的魔法光晕浅浅闪现——








纽约的中庭之战结束,是他们长久对峙以后第一次的平静下来。


成吨的矛盾仍然存在,Loki不屑于一个解释,可他们必须停下。


因为复仇者们与中庭人要求就地制裁Loki,他是引起纽约浩劫的罪魁祸首。彼时在那些凡人的眼中,Loki才不是什么神明,更何况“诡计之神”的名号听起来更像是某种笑话,他们只当他是入侵地球的外星来客,掀起灾厄的不详罪魁。


“你必须……”穿着西装的中庭人趾高气昂。


Thor皱紧眉宇。


“他就是个疯子!!”焦躁的议员怒吼。


Loki咬紧口枷,望着一屋子虎视眈眈的人类,忽然觉得讽刺——一群中庭的蝼蚁居然妄想去审判一个神。


如果一定要有什么人可以审判他,那么那个人也只能是Thor。


他不自觉将视线投向兄长。


叛逆的邪神原本以为会在兄长的视线中看到犹豫或舍弃,毕竟Thor看起来是那样地在乎中庭的蝼蚁们,Loki甚至狂想过:Thor没准完全认同对他的公开处刑,以杀死自己弟弟来赢得中庭的支持?


Thor的目光森冷。


但那并不是看向Loki的,雷神冷冰冰地望着人类,他臂膀上的肌肉隆起,金发搭在肩头,嘴唇紧紧地抿着,湛蓝色的双眼中满是不可撼动的认真。


“你们最好尊重一点,Loki或许蛮不讲理,但他也是Odin的儿子,是我的兄弟!”


他坚定地挡在了朋友与Loki之间,挡在了人类与Loki之间。


Loki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Thor争取来了权利,其实那并不真能叫争取,因为他掷地有声地表示:如果你们胆敢动我弟弟,雷霆之神的愤怒损毁的可能就不止是一个纽约城。


他的视线锋锐、坚定而又霸道。


那一瞬间,Thor更像个暴君、九界之主,而非英雄。


可是Loki喜欢。


事实上他本是可以逃跑的,中庭的手铐并不能真正的困住什么,也许会花费一点儿时间,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可是他突然就想要跟Thor回家了。


一个人之所以能无所顾忌的自由来去,是因为他知道有一个地方永远可以任他随时返回。




所以Loki最终也没能和Thor分开太久。


即便不愿意承认,他终究是让Skurge守在彩虹桥的入口处,并命令一有兄长的消息就要在第一时间通知。他甚至为自己的假死而感到愧疚,因为他能感受到Thor的痛苦,即便远隔数万光年的距离。


Thor提着Surtur的头骨抵达阿斯加德的时候,Loki几乎再难将视线从他的身上挪开。


甚至一点儿也都不好奇Thor是怎么认出他的。


如果Thor认不出,那才叫奇怪。


I miss you.


当他将葡萄丢进口中时,甜美又酸涩的情感充斥口腔。


他们在高天尊格斗场中再次相遇,他陪着他的兄长安静地念完对父亲的悼词。磁性与低沉的两道声音合成一道和谐的音轨,而直到那个时候Loki才意识到,即便他不是血缘意义上的阿斯加德人,他也终究是个阿斯加德人,只能是个阿斯加德人。


他忽然明白了自己的兄长究竟在难过什么。


父亲早晚会故去,在Thor数年前的加冕典礼便有暗示。


而Thor也从来不执着于王位。


所以——


Thor难过的,是自己不言不语地远离。


Thor难过的,是当他认为他们可以比肩站在山巅之上时,那里却只有他孤单一人。




Loki深吸一口气,闪身化成一道绿色的光。


他当时觉得在Thor面前哭泣一定很丢脸,可当驾驶着飞船赶回Asgard时,他能感觉到的却只有兴奋,他当然知道自己打不过Hela,连Thor也打不过。不过……


他的兄长在哪,他就去哪里。


就像追寻着晨空中金色的阳光。


也是他在饮下名为Thor的剧毒后,最后的生路。


他不会再离开了。




避难的飞船上,Loki溜进兄长的房间。


他发誓自己只是来关照一下Thor的眼睛,和Thor说说看已经想出的一万零一十六种办法,不管是重塑、掠夺,还是寻找替代品,他都会让自己的蠢哥哥好起来的。


他的关心没能说出口。


他们两人之间看似有百般问题,又从不是真有什么问题。


他并不需要和Thor虚与委蛇。


他的兄长是个蠢货,却是个永远会保护他的蠢货。而Loki是个自大有骄傲的独行者,却是个永远关照着Thor后背的独行者。


就像少年时他们就从不需要树人的暗语,如今自然也不会需要任何客套的交流。


Loki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被Thor抱住的,也许他真的有那么一点点期待这个。不,他期待的是更加疯狂的,更加猛烈的,他们就快要将飞船给拆了,Thor的怪力在这个时候莫名不是那么友好,可Loki喜欢他带给自己的一切,无论是压制、禁锢、疯狂的炙热还是不间断的撞击。而他要感受他,索取他,纠缠他。


直到那一刻,他们才真正的满足。原来他们最想要的东西,始终是彼此。


“I'm here.”


“I know.”




Thanos来的时候,Thor与Loki都做了最坏的打算。


黑发王子的手发着抖,但他仍旧冲进通讯室,尽量快而稳的将求救的星际讯息送出去,世界语并不够,他又用了所有知道的语言,甚至是龙语,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颤。


他清楚,或许自己与Thor都难逃此劫。


然而,被Thanos的手下团团围住的时候,Loki忽然又冷静了。


黑发王子看着自己的兄长。


他金发的兄长眼里也是沉着的。


他们只有彼此了,却又还有彼此,所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Loki伸手交出宇宙魔方,Thor立刻明白了他的暗示。九界第一的法师用幻影制造了一个假象,让他们足以在浩劫中存活。但想要骗过Thanos势必需要付出代价,所以在最终的战役中,Loki承受了来自Thanos的怒火,受了严重的伤。


那时,他没什么力气,却努力伸手碰了碰兄长带着血痕的眉骨。


“Hey brother, I'm still here. ”


Thor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他抖得不像个国王,更不像个战士,仅仅是兄长亦或是爱人。


他用尽全力搂紧Loki,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他不断地在弟弟耳边呢喃——


“你休想再离开我。”


Loki当然不会,黑发的王子很久以前就知道:他可以穷尽一生远渡宇宙、长久地流浪,可是归处终究却只有Thor身旁。








Thor将Loki的手指从自己的太阳穴上拿下来。


黑头发的王子抬了抬眉峰,不过他知道是哥哥关心自己,自从受伤后Thor总是很小心。如果是从前Loki一定会弄出几个恶作剧来嘲笑他的哥哥变得畏手畏脚,现在他于心不忍了。


坐在餐桌边上时,Loki忽然说——


“你想过那个问题。”


Thor顿住手中的动作。


“……是。”


雷霆之神的喉结滚动着。


Loki将手放在了兄长的手背上,Thor立刻紧紧地反握住他,因为受伤的缘故,Loki指尖总是微凉,不过幸好、幸好,他还在。


“我看到过没有你的世界。”


Thor忽然说。


Loki翠绿色的眼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的哥哥,他由着兄长将他的指尖焐热。他将另一只手放在嘴唇上轻轻地压了一下。


“嘘——我在这里。”




他们都知道Thor的答案,如果没有Loki,没有诡计之神,雷霆之神也将不再完整,他会疯狂。


所以Loki没有将那个问题问出口,因为那是不需要回答的。


曾经他们以为那很羞耻——为什么会将对方的性命摆在宇宙之前?他们是阿斯加德的王子,不会被允许思考这样的问题,就好像将彼此放在所有事情之前,是自私的、是卑劣的、是不符合王储身份的失态。


但是他们后来明白了,那并不是羞耻的私欲,而是本能。拥有彼此,比肩同行,他们才能承载的起这趋近于永恒的寿命。




Thor将香喷喷的小羊排切好摆在Loki面前。


黑头发的王子笑了,他摇摇头:“你真的不用做到这个地步的,这显得很蠢。”


他们都知道,Loki最终一定会好起来。


Thor也是,阿斯加德也是。


“我说过我会关照你的,弟弟。”


“我也说过会看好你的后背,哥哥。”




用餐完毕后,他们一同朝露台上走去。


Loki的脚步还有些不稳,不过Thor紧紧地搀扶住了他。如果是从前,Loki一定会说那种他并不需要搀扶的话,可是现在他不会再拒绝了,因为他明白自己与兄长是一体的。他们相协相持着,一同往前。




晨曦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弹跳出来。


将漆黑的夜色撕扯出一道金红色的裂缝。


而那道裂缝越来越大,变得越发广阔、绚烂,晨旭带来的金光很快洒满新的阿斯加德。


是的,最终之战后。阿斯加德的子民与他们的王子们一起,在宇宙的彼端重新找到归处,按照过去的图纸与工艺,构建出新的地基。


这里还在建设,还有许许多多的不足,却是新生的,代表着无上的希望。


Thor与Loki身后的披风顺着台阶拖曳下去,末尾又在冗长的走廊上交缠在一处,他们肩并着肩看着被晨旭照耀着的阿斯加德。


晨旭最终突破黑暗,铺开在整个阿斯加德的土地上。


金子锻造的屋顶隐射出的光芒让斑斓的宇宙都显得安和起来。他们肩并着肩,站在一起。




“Now give us a kiss?”


雷神的眼里像是盛满了星光。




诡计之神笑着抬抬眉梢。


“Sure.”




这个吻迟到的有点久,但好在还不算太晚。


无论黑暗有多深重,白昼终将会到来,或许曾沦陷绝境,但是他们有力量亦有彼此,只要在一起就是希望。




而他们在一起。




END



*注:Painting the Night with Sun:绘晨旭以饰夜空,出自歌曲《Star Sky》。



🤫

你的小可爱出现:

Seb在WW漫展上推荐的餐厅是

Neighborhood Italian spot serving reinvented Italian-American classics & pizzas in a dark space.

一家【环境幽暗】提供改良意大利及美国经典菜和披萨的意大利餐厅

Hello???

结合他俩被爆料3.19日晚在一家意大利餐厅用餐,emmmm环境幽暗呐,难怪没什么人看见🤔

说真的相关推荐附近一堆意大利餐厅的简介都没这么特别强调环境幽暗的呢😏

周一营业到晚上11点哦😝

Dinner 
Sunday - Wednesday
5:00pm - 11:00pm

餐厅地址:235 Mulberry St, New York, NY 10012, United States

Compromise when you can.When you can't, don't.
当你觉得不能妥协,那么就要坚守你的信念
Even if everyone is telling you that something wrong is something right.
即使每个人都告诉你,你认为正确的事情是错的
Even if the whole world is telling you to move.
即使全世界都在告诉叫你挪开
It is your duty, to plant yourself like a tree,
但是这是你的责任,像一棵树那样去坚守
look themin they eye and say, No
看着他们的眼睛,他们说:不
you move
你挪开

That’s freedom.